原版DTT 功能行为分析 中文资讯

自闭症是一面照妖镜——润德妈空中教学心得

本文为《自闭症觉醒》版权所有,未经允许,抄袭必究。转载请注明出处。

(by 润德妈)

今年的七月,很荣幸获得了到杭州参加瑾心老师空中教学的学习机会。可是在听完第二次课后,我被老师退学了。记得当时我刚把车开到高铁站,正准备驶入停车场停好,还有半个小时高铁就要开了。收到老师退学的微信是什么样的感觉?七月飞霜!没有一个参加这次教学的同学不在乎继续上课的机会,每次老师批改作业的时候,我们的紧张感不亚于等待高考放榜!为什么?因为除了老师的专业还有老师的那份真挚的爱!从孩子1岁8个月确诊到现在,我已经折腾了太多,但我没有看到所谓的专业人士中有第二个能像老师那样:为了照顾我们的时差颠倒作息,为了别人家的孩子牺牲休息时间批改作业,为了家长们的作业反馈开心与生气……这都是真真切切实实在在的爱,还有什么比这更宝贵的!

老师批评我:“除了给我上课的笔记大纲之外,我看不到你孩子的行为介入资料,因为你的A有幼儿园老师、还有陪读老师,你的教学方法似乎就是桌面,积木、游戏、还有感统。” “也就是我注意到自我刺激的行为,很明显看到这个孩子的感统像被喂过毒一般有瘾,我也相信学校老师忽略所以这个行为被强化。”“但你的所学的增强和处罚只是在满足你的需要,却没有‘时间’教导孩子替代行为以满足他的沟通动机!”

收到评价的那一刻,我很慌乱。我想:老师一定是误会我了,她误会我只会把孩子送出去,自己根本没有用心教。于是我一直在跟老师解释,还把我平时对孩子“发怪声”的行为介入总结发给老师。结果,被批得更惨!但是现在的我很庆幸自己当初这个冒着傻气的行为,因为我得到了更宝贵的评价:“我已经觉得A模糊不清,我就怀疑B的诉求内容,孩子发声的替代行为就无人设计,只看到你用C压抑他。”“我希望你好好的静下来陪他,观察他、真正的认识他。”但我并没有聪慧到一开始就体会到这句话的宝贵!从高铁站到我家,最快的路径半个小时就能到家,我选了一条时间最长的路径,我一边开着车一边默默的流着泪。我不是祥林嫂的个性,我喜欢在没有人的地方处理我的软弱。开了快两个小时,我才把车开回小区。

情绪平复下来,我给老师发了最后一条信息:“老师:刚才选了最远的路径开车回家,从最开始的激动,到现在刚刚平静。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拼尽全力考试的孩子,考出来糟糕的成绩,老师指出我错哪了,可是我好笨,我还是没能找出解题的思路!为什么会这样,我一直在想,我觉得还不是学校而已,在家,这个孩子就不停的被进行各种毒侵蚀着。我家的氛围一团糟,只要有我在,这孩子就是归我的!所以,我就想尽一切办法,和同事搞好关系,把工作挪空,腾出半天的时间。想尽一切的办法和孩子的老师搞好关系,争取能拿上学的录像!一直好想辞职,可是就是在这样的氛围里,我害怕会成为一个失婚又失业的妇女!所以,我难过在于,我已经没有了自己,可是我还是没能帮到我的孩子,孩子的问题又是顽疾,而我还做错了!不过我知道每个自闭症孩子妈妈的后面都聚满了泪和汗,我也不是什么特例!我现在确实需要冷静,然后沉淀,让浑浊的日子澄清下来。我一直就是疲于奔命的做做做,我以为为了孩子做,可是今天你告诉我,我只是为了自己!我在家连可以换手的人都没有,我做的肯定都不是什么精熟表。所以,老师,我今天的精熟表要欠交了,我不想为了交而交,这个是为了我孩子的东西。我要再来,我一定交,而交的时候,它一定是一个真正的Mastered。老师,谢谢你,之前回了我这么多信息。我需要冷静,再重新出发。”发送完信息,我接到了深圳大辰妈安慰的电话,面对这位同样不容易的大姐,我再也崩不住的嚎啕大哭。

%e5%9b%be%e7%89%871

这幅图就是我当时心情的写照,老师的话让我很清楚孩子的问题所在,我也能看到前面微弱的亮光,可是我却无法走出自己身处的那片黑暗!

刚结束课程的时候,有家长朋友跟我要教学的笔记,因为纪律我没有给。现在我所学过的部分已经在百度传课公开了,大家从这个课程中都学到了什么?是各种概念的含义,还是各个实验的内涵,抑或终于觊觎到老师的出手?我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真正理解了我的所学。

一、谁才是真正的A?

被退学后的整整一个月,刚好是我的假期,而后因为一些事情我又请了半个月的假。好长一段时间我都矫情在自己的各种情绪中,我每天翻看老师给我的留言。从开始的委屈,难过,不服,到最后的惊醒!正如前面所说一开始我以为老师误会了我,因为我不够完整的作业,误会我现在还在假手于人去教导我的孩子而不是自己动手做,我好想跟老师解释;稍微冷静一点以后,我觉得很难过,因为瑾心老师是我很敬重的老师,她告诉我错了,我知道一定是错了,可我每天只睡4个小时,疲于奔命于单位,孩子幼儿园,家里这条三角线上,我竟然错了!自以为自己安排得挺好的,竟然还是错了!我还是没能帮到我的孩子,而且他已经6岁了!一想到这些,就觉得看不到未来的路!再后来,我想起老师批评我只会用C来压孩子,不了解孩子!我心里又是不服的,我以为自己知道知道找这个A,我找到的A是只能巴结的幼儿园老师,家里顽固不化的老人,还有因为不能辞职不得已要其勉强代劳的陪读,没有一个A我是能动的啊,所以我只能用C来压!我不在的时候,就让陪读代劳压!而且我能看到用C压的效果,他乱说的行为确实是变少的!“老师您为什么告诉我不能压!”这就是我当时的感觉。

可是老师对于我来说,气场太强大了,因为她已经给我系上了一生致用的铃铛“权柄”!她的批评还是把我骂蒙了!她说我错了,我就对自以为操作得不错的C也不敢用了。我请走了家里的老人,让孩子从幼儿园退出。七月底到九月中旬的一整个假期,说真心话,心情带夹着万念俱灰的情愫,我没有了之前的精气神。可是歪打正着,我却可以有机会冷静的去观察这个孩子。当我的强烈的C没有操作的时候,他发怪声的行为变本加利的出来!我忽然惊醒,为什么不能像之前那样只操作C!这正印证了老师在教学中讲解的,斯金纳“行为与惩罚”实验的结论:惩罚具有一定的副作用,它建立起来的行为模式,来得快,去得也快。一旦惩罚消失,则行为模式也会迅速消失。从长远来看,惩罚对于行为的制止并不会起到显著作用。现实生活中,因为惩罚带来的凡勃伦效应,有时甚至会使惩罚起反作用。

原来我以为正在消除的问题行为,其实一直都在,当没有人像我一样对他操作一样强烈的C的时候,他发怪声的行为根本就不会收敛!在这个我打不起精神的假期,我不再拼命的给他塞各种认知,我原来一直怪别人不够配合像我一样操作C,在只有我和孩子两个人相处的假期里,我才发现:我才是那个A!而且一直都是!我在给老师发的最后一条信息时,我还都还在怪别人!甚至以为这是自闭症孩子生理原因所带来的感统问题:他需要满足自己的听觉寻求!真相却是:我,这个妈妈,一手一脚灌输给这个单纯的自闭症孩子的!

A1:我是一个看着孩子就要入学的着急妈妈,我眼里容不下他的慢了,所以对他学习的教导和行为的管理非常严厉,如果他做不到我就会用各种惩罚,让他学会了并强化了他用怪声来表达自己的惊诚惶诚恐;

A2:我是一个坏脾气妈妈,我常常会在他做错的事情的时候大声的呵斥,做不到不在怒气中管教,让他学会了并强化了他用怪声逃避妈妈的责骂;

A3:我还是一个说一套做一套的妈妈,我常常在他面前刷手机,我听不见他说:妈妈陪我玩,却能听见他在玩弄奇怪的声音,马上跳出来惩罚,让他学会了也强化了他用怪声得到我的注意力。

我又回头看那份,为了想要跟老师解释我有亲手做的那份操作总结里,我的记录是:在妈妈的的面前这个问题行为是最少的!原来不是真的少,正如老师所说的我只是在一直用C压抑他!

所以,我用了这几个月去拔掉这些前因,我发现却一点都不容易,原来我就是孩子面前的那座山!而我自己这些问题行为的A又来自哪里?来自我家庭成员间没有互相鼓励,只有互相责备的原生家庭!我一直以来诟病的,父母与我的亲子关系,被我不自觉地复制在了我和我的孩子身上!正因为这个,我越来越能明白自闭症是个祝福的含义,神是要借由这个孩子来更新我!

醒悟过来的我开始调整自己:

1、改变自己对孩子说话的态度;

2、改善与孩子的亲子关系,重新树立权柄;

3、让自己的教学归零,重新评估孩子的,根据孩子需要的教导,而不是一味的是追小学需要的认知要求。

孩子发怪声的行为就这样变少了,他现在给人的印象更多是一个内向而寡言的孩子。这是我7月后做的功课,我像是一个“愚公”在移一座叫做“劣根性”的山,我还没有成功,但这个山在一点点的变小!

二、什么是真正的顺服?

一直以来我都是非常严厉的妈妈。如前面所讲,我喜欢操作强烈的C,而且这个C多数都是惩罚!身为一名老师我很确定瑾心老师强调的:顺服!原本以为我在孩子面前的权柄建立得很好,因为我可以对我的孩子使用“老虎眼”!但是我一直以来很纳闷,在我这里这么听话的孩子,为什么换了个人会出现不听指令的现象。之前,我一直以为是自己一个人教导太多,别人不帮忙的原因,让孩子这块的能力没能很好的泛化出去。可是假期里的经历,让我对顺服开始了重新的思考。其实还是“用C压”的连锁反应:孩子对我是怕不是服!当没有这个“压力C”存在的时候,他就成了一个“试试看不好好做,是否可以”的赌徒。这就是老师给我们讲解的斯金纳赌博实验的结论:由于概率性给予结果,行为者很难直观地判断机制是否失效,所以单次的失败不会给予明显的“惩罚”效果,终止行为者的习惯,从而行为者的学习行为会一直持续下去。

当我意识到自己在培养一个名“赌徒”的时候,做了十多年老师的我,基本可以预见,如果不改变自己,孩子将来会是怎样一副光景:又是这一套,我才不在乎!

对于我的自省,10月22日老师在QQ给我的问题答疑时,有特别提醒:不要做钟摆,不要忘记中国人的处世智慧——中庸之道!我的理解是:处罚不是不要操作,而是不要随便操作。老师在七月的教学里有说的一句话:剑不轻易出鞘,出鞘必见血!给与所恶,夺其所爱的同时不要忘了爱的造就!老师提醒我的时候,让我联想到的是她在我面前建立的权柄:我就像一个孩子,很怕她但是又很尊敬她,我很确信她对我的惩罚是为了我好,与此同时我又非常渴望得到她的肯定!为什么会这样?自律与爱!自律:每一次的空中教学,从早上8点左右开始,持续到下午3点左右结束。期间我们没有看到老师喝过一口水,上过一次厕所,正如我们在杭州讲座看到的一样;爱:我们被退学的每一位,没有一个不是揣着老师熬夜给出直戳要害的点评出局的!她让我们明白我们的退出是因为我们错了要回去调整,而不你的作业让我很不开心请你离开!

真正的顺服现在在我看来是:努力争取权柄的肯定,而非极力逃避威严的重压!一个是爱,一个是怕!爱会让他奋发向上,怕会让他专研投机。

我的孩子很喜欢律动感强的声音,但他手指的精细不是很好所以我放弃了让他很有挫败感的钢琴,但又想借由一种乐器锻炼他肢体的协调,所以有让他参加一个爵士鼓的一对一教学。但最近因为天气和家居整理的关系,他有一个月没有去上课。但就在10月24日他重新回去上课的那天,他在老师面前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眼目注意力,跟随,对老师指令的反应都比之前好很多,老师说:今天的课让我上得心里敞亮!他的变化源自我这个前因A的改变!

三、为什么要倒空自己?

在百度传课的视频里大家可以看到,我在空中教室有问老师一个问题,就是:孩子每次都能自己去拿想要的玩具,可是让他收拾的时候他却不会放回去,而且告诉我:他不记得放在什么地方了!为什么会这样?老师在解答中指出了,我的问题所在——强势而又不相信孩子的急躁妈妈!他做不好时,我气急败坏的反应成了孩子形成错误认知链结的一面“锣”!他做错=被骂!而我着急的个性立马给出的辅助又成了他不能自己整理的前因A和强化这个问题的C!我似乎把孩子扔进了一个死循环当中。而且这种贴身的辅助,是对孩子独立性培养的牛排,因为撤出不及时,这成为了他即将要开始的小学生活的极大障碍!之前我老是忙着给他塞各种学前认知,虽然确实出来了一些能力,可是教着教着就发现了瓶颈。所以,不得不停下来,重新思考撤“牛排”,换一生致用的“铃铛”!因为“DTT教育的最终目标,就是要孩子相信自己有能力独立学习!”

之前,因为发现孩子听觉记忆能力比较强,而且错误的认为我的一步一指令的教导他更容易做好是因为他是听觉型的孩子,所以视觉提示我就没好好做。他不习惯去看我理解为是他不需要看。可是在我调整了我这个A之后,孩子独立性的改变没有我想象中的大,所以我决定重新整理家居的环境,从难撤的声音提示和身体提示换成视觉提示。

我现在常住的一套房子是当初买的学位房,住进去之前没有好好装修,随着孩子越来越大东西越积越多,非常的凌乱。但是一直觉得是因为地方不够大才会这样,而且教导孩子的时间紧迫,我不想花时间整理。在我的教学进入到瓶颈期后,我利用十一长假,尝试性的整理了孩子的卧室和学习的房间,我发现了孩子的变化,明确了环境A对孩子的影响。于是下决心大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断舍离”的过程中,我居然发现家里有三个红酒开瓶器,肯定是因为要用的时候找不到,重复性购买的!我自己都常找不到东西,我还在要求孩子的生活习惯有条有理,想到这里我就觉得很羞愧!

%e5%9b%be%e7%89%872

我只保留了家里一定会用到的东西,只要是可要可不要的我全都扔掉或转送他人!剩下的东西按照使用频率重新摆放!连之前一直不想碰,堆放得像垃圾房的杂物间也重新整理了,以保证自己可以快速检索到要找的东西。原来一直以为地方不够用,柜子不够多,却空出了两个置物架!但有意思的是家里却比之前整洁了!:

这就像我们干预孩子的过程:一直以为我们拥有的资源太少,却没有检讨我们手里抓住不肯撒手的东西太多!所以老师才反复叮咛的:“也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恐怕酒把皮袋裂开,酒和皮袋就都坏了;惟把新酒装在新皮袋里。【马可福音2:22】”

以上,就是我在这个夏天后的收获,自闭症是一面照妖镜:透过它,我看到的都是不堪的自己!感恩我能遇到老师,如老师在微信里所说的:当我进行到不仅饶恕人,还求人饶恕时,我就发现我儿子的医治就进一步。这时我才发现,因着孩子的自闭症,真正要被医治的人,是我!

是的,真正要被医治的人,是我!

 

分享到您的社交平台: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