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版DTT 功能行为分析 中文资讯

愿我的懊恼成为你的借镜;愿我的错误成为你的祝福!

心路历程 2015-08-26 8925 0
本文为《自闭症觉醒》版权所有,未经允许,抄袭必究。转载请注明出处。

(by台湾怡贞)

2
我的孩子2岁2个月时,因为语言迟迟只能发出几个食物的单词,就近到署立桃园疗养院评估求诊,医生告诉我孩子可能是自闭症,建议进一步评估,我于是转往台北找资源。

首先排到了台大医院的日间病房,开始孩子的早疗课程。当时这个班(家长陪同共十个孩子一班,一週五个上午)的治疗师是一位非常资深的老师,这位老师每日在台上带著全班唱唱跳跳(我抓著一点动机都没有的孩子一下子摇铃鼓,一下子摸摸头,好像扯线公仔任我摆佈没有主动性),偶尔做些美劳(我抓著孩子完成一幅又一幅华丽的作品,但他连涂胶水都不会,我该怎麽教?),我以为这样就是正确的疗癒课程,儘管2个月后,孩子连看都没有看老师或我一眼,我都不曾质疑过早疗的果效。

孩子的手册是在台大医院评估(只有治疗师和家长面谈的一个小时)、核发的,诊断是自闭症中度,儘管我和我的孩子从来没有见过我们的主治医师。(这个听起来很曲折离奇,我也没想到台大医院可以如此轻易就下一个孩子残障手册上自闭症的诊断).

相信专业医师的建议,什麽方法都去试:

2岁4个月时,桃园疗养院的小太阳日间病房通知我排到了。第一次到桃疗的主治医师的门诊,医师告诉我这样的资讯:目前美国科学证明有效的方法是ABA教学,但是会让孩子像机器人一样;另一种新兴的方法是RDI,孩子会比较活但是没有规矩,没有办法配合课堂上的规矩。另外,其他妈妈们口耳相传的疗法,例如针灸、听力疗法都还没有科学证实有效,但是每个妈妈都是各家方法都去试,所以孩子的进步也说不准那些方法是有效的。听完之后,我心裡对孩子会变成机器人的ABA教学就没有好感,但是我还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排孩子的早疗。

这时,我也挂到了长庚儿童心智科医师的门诊,当我踏进诊间时,医师问我:妈妈,你来干嘛?手册都申请出来了!

我说:我只是想问问看,我能为孩子做什麽?

医师反问我:家中经济如何?

我说:要多少钱我都会拿出来,不够的我会想办法,医师可有方法救我的孩子?

医师回我:别的妈妈上什麽课,你就上什麽课,自闭症没有什麽方法可以痊癒,时间和经济允许下,就尽力去多上课。

我记住了这些医师的建议,一直照做,举凡自闭症基金会的ABA课程、地板时间、针灸、生物疗法等等…,只要有一个家长说有效的,我都会去接触或尝试,现在我想告诉你的是:只有稳扎稳打的教学才能帮助孩子,没有家长自己负起这个教学的主要责任,凡事只想外包,任何疗法都没有效。

回头看我走过的这段艰辛路,看起来课程丰富,但是没有衔接和连贯;看来子弹量多,但都是乱枪打鸟。当时的我完全失去判断能力,我依靠的专业医师其实不够全面,我没有正确方向,就像没有目标的船,加上自己是个没有经验的舵手,这艘小船航在迷雾的海洋中,没有前进,只有虚耗时间。

我深深祈祷,专业能有专业的水准,提供家长正确判断的资讯和指引。

游戏教学:

一转眼,10个月过去了,孩子满3岁了。这时我们认识了杨宗仁教授,杨教授名气很大,有如自闭症界的邓铁涛〜岭南四大名中医。我满心期待,我的孩子能在杨教授手中痊癒。没想到,我去到人幼想排课时,老师还没有评估, 看著我在旁边没什麽语言的孩子, 就告诉我孩子的能力太差,他们的学生能力都比较好。

我当时有些生气,我儿子能力好的话,还需要来上课吗?我转向一间号称是美国正统RDI线上教学的家长课程, 希望可以自己在家教孩子,但是没学多久因为搬家至大陆而停止上课。

3岁4个月时,我搬家到了大陆,没有觉醒的我依然是乱枪打鸟的到去找坊间家长口耳相传不错的机构上课,成效不大但聊胜于无。

孩子4岁5个月时,杨教授到广州办讲座,我带著孩子去见杨教授,这次的会面让我相当失望,杨教授完全无法和我儿子互动。不过,在3天的杨教授讲座中,我听到了:「一周40小时的密集训练,孩子会完全康复。」的理论,我被激励了!

回到家,我很认真地陪著孩子玩,平日在家玩,晚上请家教陪玩,周末外出旅游,我们母子的感情是变得很要好了,但是,说好的康复之日在那裡呢?孩子没有基本的听从行为,生活上大小事,全是孩子说了算,全都是家人依著他,他无需配合;当不合孩子心意时,则家无宁日。为了好好过日子,我们都依照著孩子的游戏规则做事。这样的孩子,根本没有办法进入学校学习。

我后来才知道,什麽叫做「断章取义」一周40小时的密集训练指的不是随著孩子疯玩的游戏教学,而是严谨的DTT教学,是要用孩子能懂的方式,拆成小步骤小步骤,密集的训练。DTT的最终目标就是要孩子能独立于这个社会,任何介入目标,是要达到社交的意义,让大家能接受。

其中最基础的就是听从行为,我很清楚知道,我的孩子在这已经流逝的早疗时间中没有学会听从。

自己办教育:

我和先生商量后决定,如果孩子无法上一般学校,那我们就自己来办学校吧!我们从台湾找了一位医院的职能治疗师合作,就办起学校了。但是,大笔的钱花了、时间浪费了,我的孩子却一点进步也没有!原来并不是我自己担任校长,老师就会对自己的孩子最认真、孩子就可以得到最大的进步!家长自己不懂,老师也不会重视你的孩子;最后老师走了、学校倒了,我带著孩子从大陆搬回台湾。

不放弃任何机会〜打字沟通:

回到台湾,见到了好多孩子借由打字表达内心,我好羡慕,希望儿子可以藉著打字和我聊天,但是打著打著〜我发现不对劲,打字应该是个沟通工具而已,并不是疗癒的好方法,那什麽才是根本的方法呢?

打出来的字彷彿他什麽都懂, 但是为什麽表现出来的行为却好像什麽都不懂?

进入小学:

孩子上了小学,碰到了用心的导师、天真的同学、善心的家长,日子是平安无事,但是我看得到这巨大的隐忧,这舒适的环境是多麽摇摇欲坠,我想改变又不知如何著手。

神的安排,我的觉醒:

2014年8月,我听到瑾心老师一日的讲座,觉得很不一样,却又觉得不太明白。直到今年3月去香港听瑾心老师的讲座,才发现其中的博大精深,也知道了什麽是正统的DTT,原来以前听到的都是山寨版,连A货都算不上。
回台湾后,我开始土法练钢,挑我想用的方法教孩子〜顺服权柄,孩子真的进步了,但是才教一阵子,我就卡关了,教不下去了。

我后来和一群已错过黄金早疗期,和 瑾心老师相见恨晚的家长,组了一个「瑾心读书会」,大家一起共读老师的书、共听老师的语音教学,大家各自回家实作操练,再报告各自的进度与瓶颈。

今年暑假,我们这一群家长一路从台北、竹南到嘉义,终于在千头万緖中理出一条线来,我们紧紧抓住这条线,我们想看到DTT的全貌。过去的时间我们追不回,我们要抓住未来的20年、30年补足前面走错的路。

孩子是一面镜子,他反应了另一个我不愿面对甚至遗忘了的自己〜在孩子身上我看到我自己的逃避和害怕,逃避一步一脚印辛苦的教学,老是希望有奇蹟发生(中乐透可以请最好的老师来教,针灸可以疏通经络,感统可以使脑神经突触相互连结,游戏可以换来眼神达到自然痊癒),但是孩子不是一场考试,不是一张文凭。害怕面对真实的自己。

我看到孩子想掌控环境,却又只能用问题行为企图掌控我;我明白他,却不知道如何改变他,如果我都无法改变,他又要怎麽改变呢?

瑾心老师,直接让我看到我在自责的自我控诉中耗损自已的自信,我没有真正的面对问题,我以为有钱、有机构、有治疗师,我就可以将孩子的教养外包。

忙忙碌碌这些年,现在的我发现错了,我的梦破碎了,一场游戏一场梦,现在我的孩子除了眼神稍有之外,没有口语也没有适切的非口语沟通行为,我仅凭著感觉做事及缺乏情绪管理,孩子在我身边没有可依循的准则,我的情绪好像钟摆在两个极端之间摆盪,不是梦著不切实际的幻想,就是陷入深深的低谷,孩子的情绪和行为也和我一样,我是觉醒了,但我和孩子都回不到过去。

瑾心老师遍读文献,为我们指出最好的方法, 现在的我,看到幼龄家长还在三心二意,东挑西拣时,我真的想一巴掌打醒你们。你们听过的,想得到的,我都试过;你们做不到的,我也做了,那些教学都没有用,只是消耗体力、金钱,还有你对孩子的盼望而已。

我们一群大龄家长在台北场已经出来见证, 瑾心老师的方法才是真正全面有效的DTT方法,可惜我们的孩子都很大了。时间永远不会重来,愿我的懊恼成为你的借镜;愿我的错误成为你的祝福!

见到老师出手〜面对硬仗,直接下手:

番外篇1~
竹南场时,我带儿子想去跟老师打招呼,从到香港听老师讲座,执行权柄的建立也已经四个月了,自以为在家已经建立好我的权柄,但是还时敌不过游戏教学的馀毒。

见到 瑾心老师时,孩子还没跟 瑾心老师打招呼,就玩起 瑾心老师的遥控器, 瑾心老师出声遏止,他还故意挑衅老师-继续敲击,没有物权观念、缺乏听从行为。当 瑾心老师出手制止时,孩子竟然还使尽全力和 瑾心老师对抗,出声音抗议、动拳挥手,他想要控制场面,他要大家听他的。

有一位妈妈问我,为什麽你的孩子要掌控环境?

为什麽要大家听他的?

我是认为,在孩子主导的游戏教学中,孩子被养成他最大、唯他独尊、人人应该都要配合他,这种长期错误的认知连结,真的让我的孩子越来越目中无人。

不过,可喜的是,亲眼目睹 瑾心老师出手,我孩子在瑾心老师声音表情裡、鋭利老虎眼及不容孩子反驳的身体提示下,调整行为马上出来,立刻明白哪些地方是瑾心老师的地盘,自始至终不敢再招惹 瑾心老师,十足尊重。

我真的很佩服 瑾心老师,没有打、没有骂,看准孩子动机,马上让孩子自己学会调整,自我调整行为〜这是多麽珍重的礼物!

小贴士~
孩子的问题行为不能逃避,要勇敢面对,戳破那颗未破弹,与其在外面不可控的环境下爆炸,不如装备齐全引爆,可以使人员伤亡减到最低,即使有人受伤也怨不得别人,毕竟这炸弹是我们自己亲手製造的。

番外篇2~
到嘉义时,我随著 瑾心老师到小育家去看老师和小育(5岁)的互动与教学, 瑾心 老师和小育互动的3小时,完全是高密集、高强度的互动教学, 瑾心老师在过程中完全没有使用任何正面增强的食物或鼓励,但是我看到小育配合著老师作任何事,甚至老师停下来时,小育主动坐在老师身旁,关心老师喜欢吃什麽水果,老师成为小育自然的正增强,从不认识到喜欢,只有一个多小时,原来这就是 瑾心老师说的教孩子的人要成为孩子最自然的正面增强,现场看到,直呼老师真是太厉害了。

老师~我看到许多大陆家长或者是爸爸写的觉醒,深感惭愧,我不够全面了解透彻老师的演讲内容,本来不敢将这篇交出,但是我还是硬著头皮交了,我还在努力将书中内容和讲座更多的重点融入教学,谢谢老师一再花时间替我看觉醒文,谢谢老师!

分享到您的社交平台: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