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版DTT 功能行为分析 中文资讯

DTT行为介入的过去失败经验分享(一) 

家长实操分享, 耕耘实录 2016-10-22 7154 0
本文为《自闭症觉醒》版权所有,未经允许,抄袭必究。转载请注明出处。

(by Winnie )
跌倒是必然的,其实我和大家一样在过去几年操作的过程中失败跌倒过很多次,但也发现每次从跌倒中再站起来之后都肯定能学到了宝贵的经验,并且提升了自己的调整能力和思维速度,在此我愿意将我初学时跌跌撞撞的失败经验分享出来,也不怕人家笑,因为这是我和孩子的学习历程,我的领悟是: 边学边做,一定要做!不要因为怕跌倒就不敢做不敢走,久病成良医久做成专家,这辈子为了所爱必需奋力一搏才不会有所遗憾。
 

DTT行为介入的实操重点阶段回顾(初期):

自从我的孩子3岁半时初遇瑾心姐受了前所未有的行为介入的震撼教育,使我决定自已在边学 边做ABA,所幸我的孩子从来没有上过台湾任何机构或个人工作室的ABA课,至此我对孩子的行为和教育负起全部责任,所以当我的孩子出现了任何不被社交接纳的行为问题(B),我都责无旁贷。

各按其时成为美好,我何其有幸在早疗的黄金期初识瑾心姐,又在最适当的时候上了第一阶段的空中教学、第二阶段的课,于2015年暑假又跟瑾心老师全省北中南学习至今,我何其有福能够近距离学习,她总能够立即当头棒喝我,哪里没做好又哪里做错了。

求学以来,我一直都不是聪慧的那种人,但我很努力的边学边做,边做边学,脑海中也不时响起瑾心姐曾经告诫的话语:新酒要装在新瓶内,如同新布不可能补在旧衣服上。说来残愧,这句耳熟能详的话,那时我并未真正懂得这句经言在我实操上的意含,但后来我终于懂了! 如果我的心思意念不能更新,如果我无法学会并灵活运用最好用且最有效的Dr.Lovaas的应用行为分析,我就无法提升,当我无法提升停在原地用惯性在做时,其实就是我担误了孩子。
 

从前在孩子诊断初期,面对孩子的每个问题行为都困扰着我不知从何着手,到处翻书也找不到答案,请教医师或治疗师也求不到解法。所幸,在遇瑾心姐的第一次震撼教育后,开始学习应用行为分析的行为介入,彷彿在大海上抓到一根浮木,晚上在家将孩子最近出现的行为问题(好多B)列出,然后一次针对一个问题行为去分析,然后试着去推测孩子问题行为背后隐含的可能行为动机。那时往往一个行为问题分析了一个礼拜还推敲不出孩子问题行为背后的沟通动机,所以当时的我就用最笨的方法,将可能的动机列出来,然后在该动机后面下策略,然后在每天执行完的深夜就开始检讨,直到问题行为减少或消失为止,然后才反向推知动机为何。

后来实操发现并警觉到自己竟然常是那个主要的A。而当时C的策略我也常是在错误中学习。例如: 小洁出门总是摸车子的方向灯的怪异行为, 每次到奶奶家门口都会用手掌摸一下大门口的地板才进门的像仪式般的怪行为, 踮脚走路, 手拿到任何非食物物品都放到嘴巴里咬…...等问题行为。其实,以现在来看并不难处理,但是当初的我着实受限于自己缺乏足够的专业装备,所以往往是前前后后下了好几个策略,直到问题行为的减少,然后事后再检讨分析之后,才知道我当初的动机推测根本错误,而且资料收集也不够具体完整。 

初期我的错误实作、反思和突破:摸车子的方向灯的怪异行为(B)时间:2011年(小洁3岁)

A:Who: 我和小洁
When: 每天,不论早晚,小洁每天出门走路的时候。

Where:从家里的大门口到目的地(例如:公园或超市….), 只要出门走路经过的路上.

What每一台停在路边的车子方向灯,都要摸

How:小洁每天出门走路的时候总是用手触摸经过路上停在路边的每台车子红/橘/白色的方向灯,手摸的时侯眼睛看着方向灯。

B:手摸车子的方向灯的怪异行为

C:处罚策略均失效(打手→无效; 口头喝斥→无效; 让她走另一边→无效;用身体挡住→无效;抓住她手不让她摸→无效; 取消计划直接回家→无效….)

再也想不到其它方法后,也查遍整柜自闭症书籍也找不到答案(我以前也曾是想找答案的心态), 逼着自己推测,难不成小洁想认识颜色? (补充说明:那时期,我主力在教她生活自理,然后有时抽空做些桌上教学教她认识数字, 颜色…) 

C失效之后,调整A: 当发现C的策略无效之后,我调整自己这个A, 告诉她颜色: (进入教学,生活化教学:从孩子的动机和角度,用孩子能学的方式教她,虽然这教学方式看来有些怪异,却实实在在地产生我当初意想不到的结果)。

当她摸方向灯红色的地方,我就说红色;
当她摸方向灯橘色的地方,我就说橘色
当她摸方向灯白色的地方,我就说白色

调整A后的结果:不到一周,她竟学会了这三个颜色,并达到精熟,而且小洁手摸车子方向灯的行为也随即消失。我永远记得,我的孩子最先学会颜色的是这三个颜色,而这也不是我在桌上教学时教会她的。 但是,却是我在桌上教学时验收得知的,因惊讶于我教她的其它颜色都还选错或选不出来的时候,这三个颜色怎么换都不会选错,并且自那时之后也从未出错。“用孩子能学的方式教他”是我实实在在的收获,我愿分享我第一次笨拙的实操过程,反思和突破。


本文的作者就是在2016年杭州讲座中站出来为大家作见证的台湾妈妈

一个2岁没有口语被诊断为重度自闭的孩子,如今已挪去自闭症的诊断就读于普通小学二年级

http://www.chuanke.com/v5447962-178287-926023.html

分享到您的社交平台: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