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版DTT 功能行为分析 中文资讯

面对自己————两次参加瑾心老师空中教学的体悟

家长学习手札, 耕耘实录 2016-08-17 10278 0
本文为《自闭症觉醒》版权所有,未经允许,抄袭必究。转载请注明出处。

(by 道妈)

人最难的是面对自己,最大的敌人是自己。这是我此次有幸参加瑾心老师空中教学的最深体悟。

因为孩子的自闭症,我要面对这个对我,对我们家庭而言最难的一场战争。这场战争的输赢成败全在于父母。在于父母的理解、在于父母的选择、在于父母的付出、在于父母的坚持,在于父母的觉醒。参加了瑾心老师两次的空中教学,很幸运的我被老师就象照X光一样,很真、很准地照出了我隐藏在表象下的核心问题——懒惰,不敢面对自己。面对自己很难,因为不能再无视自己的弱点,为自己找借口了。“切莫在壮年时候可以扛起的担子,偷闲等到老年的时候欲哭无泪扛不起!”这是老师在一再告诫我的话,正是我所害怕要面对的。“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只差在我头上装个警钟了。

下面我将这段时间通过空中教学后的反省以及体验,将目前发现自己所缺失的和大家分享,只望你不要象我一样一直“选择错下去”。

 

——相信

因为对自己和孩子的不相信,所以在实际的操作中会反复地犯一个错误,就是没有“退去”。

这是老师在第一节课的时候谈到的“巴普洛夫实验”强调,其中的“退去”,是很多ABA失败就差了这一步。这是ABA是否能取得成效的关键点巴普洛夫实验中是牛肉的退去,在实际操作中是正增强物、提示的退去。“从DTT来讲,任何的提示都要退去,因为独立性。”

我在孩子的桌面和生活化的训练中的错误是一直没有退去我的同在,所以孩子会一直要我的提示,要我的注意力,要我的肯定。我一直误以为自己的操作是将自己作为正面增强物,训练孩子来讨我的欢心。但是此次反省后,发现不是我以为的。我不相信孩子,也没有制定项目清单、视觉提示,所以自己一直没有意识退去,沦为被孩子操控的对象。因为我没有退去,导致孩子的很多能力介于习得和精熟之间,当然也就根本没有泛化出去的能力了。

这个退去也是需要逐步地退去。项目选择上首先从孩子精熟的一个项目退去,再逐步增加;在空间上首先从同一空间不给予眼目注意力开始退去,再逐步延伸到室外;在人上首先从家里核心人群开始,从我的退去到核心人群的逐步退去。这些逐步的退去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孩子的独立能力可以泛化到任意的环境和任意的人。而退去的过程也是一个孩子独立性整体逐步塑造的过程。

我在孩子的自理能力和家务能力操作中的错误就是一直没有退去语言提示。为什么一直没有退去呢?因为不相信孩子能独立完成。因为不相信,所以总是着急给提示,而提示也一直在暗示孩子“你不行”。例如孩子早上起床后的例行洗漱穿衣自理,通过自己停止语言提示,给孩子充分时间,发现他是可以自己独立完成的。在观察中 再针对掉链子的环节和执行速度进行点状的项目设计,例如发现他的裤腰还是容易扭着的,刷牙两边的犬齿部位和上面的大牙没有刷干净,毛巾拧得不够干会滴水,花费时间长等问题。在后续再分别针对发现的问题进行密集的个别练习,这个过程就是逐步塑造和串联的过程。

逐步塑造,重点是逐步这是瑾心老师在教学中一再强调的。很多时候孩子学不会,问题不在于孩子,而是我们家长,我们没有搭好台阶,用孩子懂的方法让孩子一步一步地踏上去,而是想着一把拉上去,更激进的时候用的方法还是拽或者拖。这些都会让孩子产生错误的链接,所以孩子的畏难、退缩表现很多时候要找我自己的原因。不是孩子不会学,是我不会教。

“相信自己能教,相信孩子能学。”虽然磕磕绊绊,菜鸟妈妈总是会犯各种错误,但是这是我们家需要坚定的一点。因为相信,才会有希望。

因为盲目相信,所以在孩子还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过早把他推出去,这是我犯的另一个严重错误。今年孩子大半年的时间被我白白浪费,最初因为自己初步评估和观察,觉得孩子已经具备听的能力,想着让孩子参加兴趣班达到指令泛化的作用,为即将面临的小学做准备。到最后没有办法控制自己膨胀的贪念,最多的时候让孩子参加了八个兴趣班。时间都在疲于奔命各个兴趣班的时候流逝了,而孩子的基础能力摇摇欲坠,二、三阶段的漏洞一直还在那里漏着。

瑾心老师在看过我的问卷后,就直接指出孩子的互动言谈能力还在三阶段,和四阶段的融入群体就是矛盾的,说明孩子处在被配合式的情况之下。一语惊醒梦中人,原来,我以为的在幼儿园的融合表象,都是假象,是我“选择相信”的假象。孩子从幼儿园模仿回来的很多问题行为,其实根源是他还没有被装备好,还不具备被推出去的能力。幼儿园是泛化的场所,如果孩子在家中没有精熟的能力,在幼儿园是行不出来的。因为三十多人的环境中,这个A的环境和人是不可控的。例如他模仿同学的不当行为、不当语调、不当表情、上课走神等这些问题行为会让孩子产生错误的链接,以为这样才是正常的。他讲故事讲着讲着离题很远,但是老师没有阻止他,说因为同学们听得开心的,这样也会令他产生错误的链接。

唉,悔之晚矣,因为顾及面子,也给自己喘气的时间,将孩子留在幼儿园中半天,反而要多出精力来调整他在这个不可控的A中产生的问题行为。孩子要改正一个行为远比学习一个新的行为要花更多的时间。白白浪费掉的时间一去不复返,只望你别犯这个很核心的“选择性错误”,因为这个错误的核心在于A的源头——“我的选择”。

 

——希

因为自闭症,所以已经在潜意识里面把孩子放在了和NT孩子的对立面上,对孩子的期望值降低。生活能自理、小学或者更好一点初中能毕业、能找到体力工作养活自己,这是我们对孩子的最大期望。我曾经苦笑着开玩笑地说等孩子上小学了争做第一,倒数第一。多妈当时立即指出如果倒数第一,他会被孤立,没有同学会和他做朋友。对啊,学校里倒数第一的孩子都是被边缘化,透明化的。当孩子以为这样是常态的时候,融合已经谈不上了,孩子会面对学业和社交的双重压力,因为他们大了,懂了。

在第二次作业,老师要求我们设计当前的总目标的时候,我才真正地发现自己的局限和问题的核心——我没有目标

因为觉得孩子的基础不牢,所以想着让孩子缓读一年,总以为时间还多,所以制定的总目标是基于标示、功特类的基础能力目标,没有对核心人际关系的认识,没有从孩子即将面对的入学目标出发,更没有权柄的顺服、生物时钟的纪律。

“不要让你的孩子跟着你做一个登不高、看不远的人。这是我的问题,因为一直在逃避面对即将入学的问题,所以一直的操作实际上是一直在逃避面对这个目标。为孩子制定一个入学的总目标,根据孩子的发展和问题,围绕这个目标分解出来生物时钟、权柄顺服、学校规则、自理能力、独立时间、情绪解读、行为解读、人际认知、社交礼仪、社交言谈、基础运动、基础学术这几个大目标,然后再围绕这些目标再进行一级、二级甚至三级、四级、五级的目标再分解。这些被一分再分的小目标就成为DTT点线面中的点状教学,每一个点状教学连接起来的上一个层级的目标就成为线状教学,而每一个线状教学逐步连起来就成为再上一个层级的面状教学,每一个面状教学再逐步构成孩子的立体认知,其中每一个点之间也会有互相之间的连接,这是我理解的串联。所以DTT需要我用心来为孩子一层一层地剥,剥得越细孩子学得越快,学习的主动性、成就感也会越强。

生物钟的建立就是“习惯成自然”,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学习习惯和工作习惯。例如,生物时钟的大目标可以根据学校生活时间进行分解,包含日常生活规律、自理流程规律、学业时间规律、作业时间规律、运动时间规律、休息时间规律,然后再逐层分解,并与其他目标进行串联。例如,其中的日常生活规律可以和自理能力进行串联,独立时间可以和基础运动进行串联,作业时间规律和基础学术之间可以进行串联等。

大目标之间的点的串联就会更多了,情绪解读和行为解读、人际认知都是需要和社交礼仪、社交言谈进行逐步串联的。总之,一串再串之后,就是老师一直强调的串联。这就象串糖葫芦串,孩子在一而再、再而三的练习中“熟能生巧”,最终能尝到甜头:自律和接纳。

“求其上者得其中,求其中者得其下”,我想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我对孩子的希望。为孩子制定过低的目标,只会让孩子裹足不前,让父母的斗志逐渐丧失。

目标制定好,点线面画出来,剩下的就是最重要的“做做做”了。因为光有理论,或者光有框架,没有实践,所有都是空架子。不怕做错,只怕不做。

 

——有原则的

瑾心老师一直很强调权柄的建立,因为能听才能学才能最后做领导者。

通过黄金四原则,以及日常正负增强和正负处罚的使用,一直觉得孩子的听从,权柄的建立都有了。从老师此次的空中教学后在思考,权柄到底是什么?到底如何建立?我缺失的核心是什么?因为瑾心老师很严厉地指出来我们家的价值观和育儿观念不适合DTT教育,日常中正负增强的操作都是建立在食物、游戏和妈妈的立即性关注下的简单操作。

经过这段时间的反思和实践,我认为权柄就是建立原则并坚持原则。

权柄不是教孩子所有都要听大人的,权柄是权威建立原则,让孩子了解原则,在过程中遵守原则,权威在执行过程中坚持原则。简单说就是“言出必行”,也可以理解成为“家教”权柄的建立不是靠呵斥、打骂,以强者对弱者的姿态让孩子害怕,而是让孩子承担自己选择行为的后果来逐步建立。

这段时间针对孩子几个问题行为的操作,对于“有原则的爱”有感触,有执行不到位的,有快速消退问题行为的,也有没有逐步塑造而跑偏的:

——孩子早起独立穿衣服、洗漱、吃早饭的行为有改善。通过观察记录拖拉不能独立完成,多是由于注意力容易跑,穿衣服的时候看到绘本了,洗漱的时候要拉大便了,吃早饭的时候走神等。另外,作息时间也没有规律,变动比较大,所以这个就成为孩子建立生物钟的第一步日常生活规律的一个点。因为这些单独的能力孩子都已经具备,所以不是发展的问题而是能力的问题。

首先进行前因控制。在晚上入睡前让他自己搭配好第二天的衣服和裤子;早饭不要担心他吃不饱做得太多;出于入学后早晨时间比较紧张的考虑,调整他大便的生物钟,由早晨慢慢调整,目标是到晚上洗澡前大便。

然后根据孩子目前的能力以及秋冬天后随着衣服的增加会延长时间的考虑,分别设置了早起穿衣服、洗漱、吃早饭的时间表,作为视觉提示贴在门上,穿衣服15分钟,洗漱15分钟,吃早饭20分钟。然后每一个环节都采用计时器分别计时,分别设置好按时完成和不按时完成的原则,时间到了衣服裤子没穿好就不穿了,一天都要按照未完成穿着这个样子;洗漱没完成就要多洗一遍,多刷一遍;早饭没吃好就不能再吃了,然后要自己洗碗筷;都按时完成了,就可以避免喜欢吃的早点或者水果被大人吃光。

最后在孩子操作的时候,按照这个原则逐步塑造。一开始一周有语言提示,第二周开始改为肢体提示,例如指一指或者撇撇嘴,第三周开始提示逐渐退出,直至第四周能在没有大人提示,在视觉提示的情况下独立完成。这是一开始理想的初步设计,可是在实际操作中,发现因为大人执行的时候耐心和坚持不够,所以目前还在提示逐步退出的过程中。在近三周的过程中看到孩子能独立完成的可能性,所以这个没执行好不是孩子的问题,是大人执行的问题。

——孩子沉迷于模仿音响的行为是在一周不到的时间没有的。通过找到问题行为A的源头的源头,发现孩子沉迷音响其实根源非常久了,从婴儿时期就一直在他旁边放一个音响给他听音乐,同时,他看音响,感受到音乐节奏变化中的震动。所以瑾心老师一开始就提醒我行为分析的时候要注意的一点是:音响不仅仅在于听。以前一直是语言提示或者认为他是自我刺激行为而放任,这个问题行为一直存在,从未被介入过。

通过行为分析以后,可以确定他在无聊或者空闲的时间段里,一直重复这个行为,在于满足对声音和震动的寻求。所以首先进行前因控制,不给他这样可以无聊的时间段;他如果出现模仿音响的行为,就要去刷厕所的地砖和墙砖;给他设计的替代行为是敲非洲鼓和其他敲击类的乐器玩具。通过记录发现,在五天时间内这个问题行为发生的频率从五次,三次,两次,逐渐降到一天一次,直到第五天没有出现了。到现在将近三周的时间里,他没有再出现过这个行为,偶尔一两次他问我:“如果我玩音响,会怎么样?”我反问他,“你知道会怎么样?”,他就笑笑不吭声了。

——自言自语的行为被逐步替代。之前一直觉得自言自语是自闭症孩子的一种自我刺激行为,但是记得瑾心老师在讲座中说过,自言自语可能是一些自闭症孩子的一种学习方式。孩子自言自语的行为最近多起来了,通过记录发现他讲的内容有时候是学的字,有时候是故事情节,有时候是生活场景中的对话。根据内容我初步判断是他通过反复说在学习的方式,所以目标不是禁止这个行为,而是先进行前因控制,再找到替代行为。

首先前因控制是让他知道这是一个奇怪的行为。大人先模仿他自言自语的行为,告诉他这是很奇怪的行为,别人觉得你奇怪就不会理你了。让他能在发现自己自言自语的时候调适自己的行为,逃避所恶,不做一个奇怪的人。

然后告诉他不要说出来,如果实在想说可以用脑子想。如果自言自语被大人听到了,就要去念拼音,念的次数会逐天增加一次。通过这样操作这个行为逐渐在减少,到了第六天的时候,在他学习拼音的时候,让他念拼音,他说“我没有自言自语,我不需要念拼音”唉,我自己操作错误,帮孩子建立了错误的链接。我忘记了逐步塑造的“逐步”,采用了一个并不合适简单粗暴的行为来处罚他。所以赶紧调整,在他还不能够用想来替代的时候,可以先小声说,但是说的声音小到只有自己能听见。等这个能达到,下一步再用想来替代说出来。

“一个孩子被毁在自闭症里面,不是在于自闭症,而是在于父母。”做中学,学中做,不断调整和纠错自己的问题。

 

——吃苦

最近在结合奥运会的时间节点,补孩子二阶段关于运动的漏洞,准备了一些奥运项目的教材,先2D掌握后再通过看电视节目转为3D,前几天看奥运节目的时候,说到运动员都要训练很多遍,吃很多苦才可能会获得奖牌。“妈妈,什么是吃苦?为什么要吃苦?”原来孩子把吃苦的精神和吃苦的东西混淆了,而我居然从来没有考虑过要为孩子介绍运动员的精神,眼中看到的只有那些所谓认知的内容。

突然有点意识到瑾心老师指出,我们家的价值观和育儿观念不适合DTT教育的深层含义了。我没有的孩子就不会有。我没有吃苦的精神,孩子当然也不会有吃苦的概念和精神!

我曾经吃过苦,在10岁到12岁近三年时间里,参加过业余体校的中长跑训练。一千多天的时间里,每天至少两个小时,两三千米跑步训练加上体能训练,无论寒暑,风雨无阻。虽然后来因为身体素质差被淘汰了,但是这段经历成为我的红利。从中学到大学四百米、八百米的跑步从来就不是问题了;碰到很多问题,很多时候自己能坚持下来了。因为曾经每天都经历跑步中那个喉咙冒烟,身体感觉到了极限,但是又不得不坚持下去跑到终点的体验,很多以为很难的事情变得不那么难了。

我想我要把少年时候曾经有过的“吃苦精神”捡回来,才能在DTT这条对的路上坚持下去。因为强调量身定做的DTT需要我全身心的投入。

没有写得很细致,因为关于DTT的教学内容老师的纸质书和电子书里全都已经毫无保留地写出来了,而一些具体的操作案例在网站上都有了。我要做的就是好好读书,好好做,不断地纠正自己的错误。

以上都是一些自己的真切感悟,和战友们共勉。

由衷地感谢瑾心老师的大爱,谢谢装备群战友们的互助,谢谢家人们的支持,谢谢儿子的陪伴让我成长。


 

by 瑾心

DTT 的行为系统训练,最先要介入的是ABC的A (前因的环境因素影响),也就是孩子会选择这个行为跟A (前因)是息息相关的;孩子会重复这个行为是跟C (结果)有立即的连结。

如果只教导父母使用C,总是在问题行为已经产生的灾情控管。DTT 的行为介入是训练家长如何做前因控制。

2016年七月我在杭州残联教室內的 DTT空中教学,这一位母亲用生活的实操分享所學什么是前因控制。

这一篇文章特别解析 DT T操作原则中的 “链结”至“逐步”的串连和提示褪去。最重要的如何正确运用负处罚使原以为是感统刺激的行为完全消失,其中的过程只有三到四个礼拜,再次强调行为的改变绝对不需要一年才能看到果效。

如果你一直被告知孩子的问题行为是感统因素,这是一篇你必读的文章,以了解如何帮助孩子建立独立的调适能力。

父母阿,相信孩子能做出正确的行为选择,我们的责任是用具体的经验、教导孩子什么是正确的行为举止。


瑾心老师DTT行为介入策略第一阶段课程已在百度传课上线。电脑端链接 手机端链结 

安卓手机可下载百度传课的APP,搜索“瑾心”或者“自闭症觉醒”可以找到本课程。可以离线缓存,随时随地可以收看本课程内容。

苹果手机暂不支持APP内的课程搜索和购买,请通过电脑端购买或者用手机浏览器购买,之后可以在百度传课的APP我的课程中收看,也可以离线缓存,随时随地收看。

分享到您的社交平台: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