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版DTT 功能行为分析 中文资讯

学以致用——元昊妈空中教学心得

家长实操分享, 耕耘实录 2016-08-04 5940 1
本文为《自闭症觉醒》版权所有,未经允许,抄袭必究。转载请注明出处。

(by 元昊妈)

虽然只上了两次瑾心老师的空中教学课程,但是却经历了一次从未有过的头脑风暴,老师点评严厉,但却一针见血指出我的软肋,记得第一次上课前,老师要求大家填调查问卷,要对每个学员的孩子有彻底了解,当时老师看了元昊的资料,瑾心老师回复说这个孩子的能力按《生命的执着》来评估,有部分能力已经达到第四阶段,但是社交能力却还掉在一阶,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关键,就是家长没有把他精熟的技能串连融合到社交里面去!看到这句话,我被敲醒了,是的,在拼命教孩子追赶认知差距时,我却忽略了把这些已有技能融合到他的社交中去,结果孩子现在主动社交能力只停留在成年人身上,对同侪却视而不见,完全当小朋友是透明人,他有这样的能力,却没有把这种能力在同侪身上行出来,根源就是我这个做妈妈的人一直没有在这上面下苦功,老是觉得太难了,同伴难找,时间难配合,给自己找了一堆借口,所以,孩子在这上面卡住了,自己种的因,孩子收了这个果。收到瑾心老师的回复,我立刻调整了教学策略,多制造机会,哪怕就是搭个电梯,只要看到合适的时机,都要让他学会跟同侪互动,慢慢地,他开始对同侪有反应了,哪怕现在还是很微小的反应,但是,他真的有突破了。

我带他去楼下跟小朋友玩,他开始主动观察小朋友的玩法,并且出现了立即性的参照模仿,当他想拿回自己的玩具时,我让他自己跟小哥哥提要求,回家后我再让他回忆今天活动玩了什么,有哪些人,这些小朋友什么特征,他全部都记得,这是从来没有过的表现。他以前从来不关注小朋友,不记得对方的长相特征,更不要说提要求。此刻我终于明白老师说的,不要挑着做,也不要只挑容易的做,要有系统的做。事实就是如此,如果父母只会逃避困难任务,孩子也会停滞在困难任务上。

 

虽然只上了老师两堂课的内容,但是瑾心老师每次讲课时间都差不多是6个小时,从上午9点一口气教到下午3点左右,老师中间没有离开电脑,没有去厕所,我们在杭州的同学们也是卯足精神听课做笔记,本着尊重老师教学成果的谨慎态度,很抱歉我无法拿出自己的上课笔记,但是会在下面的内容,尽量用我自己孩子的实际案例来分享所学到的收获。

 

如何撤退你的“牛排”

瑾心老师在第一堂课详细讲解了巴普洛夫的牛排铃铛试验,了解整个试验的原理后再来观察孩子的行为表现,老师让我们思考如何在生活中才能撤掉这块“牛排”。或许很多人看过这个试验内容,单纯的以为,牛排嘛,就是吃的喝的强化物。没有那么简单,细思回想,有时候我们家长自己就已经成为了那块“牛排”,如果你没有想好褪去这块“牛排”,那孩子就长期要依赖这块“牛排”。当孩子进到学校等不可控环境,老师怎么可能给你“牛排”呢?是的,所以家长一开始就要想好怎么褪去。

举我家小朋友的例子。他在四月刚开始上早教就是妈妈进去陪读,一开始我坐孩子的背后,经常使用肢体辅助和语言提示。等到孩子慢慢进去状态了,就开始坐远一点,一米,两米,直到教室门口。最后发现,孩子虽然有能力上课,但是出现了一个新问题,他非常依赖的“我的同在”,上课时不时就往后看一眼我在不在门口,甚至是干脆离座过来找我,这非常影响他上课的状态,后来跟老师沟通,我尝试要从里面要撤出来,结果意外的顺利。从这个事情总结的经验教训,那块“牛排”就是家长自己。虽然我褪去了语言提示和肢体辅助,但影响孩子的关键点却是他寻求“同在”,而我自己因为一直不相信他能独立上课,就长时间陪读,直到早教老师建议我撤出,我心情忐忑的退出来看他上课,才知道,原来,其实他早就有能力独立学习,却被我不信任的心耽误了很长时间。

我们做家长的,经常只看到实质性的“牛排”,却忘了自己本身存在的影响力,这一方面是我以后需要警惕的重点。

 

SHAPING

相信很多人都听过“塑造”这个概念。瑾心老师强调“逐步地塑造”这个词汇中,最关键的就是“逐步”这两个字。没有什么行为是一蹴而就的。我们需要就孩子的实际能力水平逐步的帮助他实现目标行为。我是这次听瑾心老师详细讲解了这个内容,才开始正视用shaping来处理孩子的行为问题。

以吃饭为例,我家小朋友以前吃饭超级慢,平均时间是50-60分钟。这么长时间内他很少离开座位,就是吃太慢,一下说话,一下唱歌,一下玩饭粒,慢吞吞能拖一个小时,虽然我们经常抱怨他吃太慢,但是从来没有正经处理过这个问题,眼见他要上幼儿园了,觉得不处理这个问题不行了。具体操作如下:首先记录孩子在没有介入的情况下的基线数据,吃饭时间差不多50分钟左右,设定第一个小目标是先达到40分钟。吃饭之前讲好规则,用手机定闹钟,从坐下吃饭就开始计时,闹钟一叫,收走饭碗。因为孩子能理解事先讲好的规则,出乎意料他接受的很快,被收走饭碗也没有发脾气。执行到第三天,发现孩子对40分钟的限定接受很顺利。稳定做了一周后,才把时间缩短到35分钟,我个人的看法是做家长的,不要太贪心,不能看到小小进展了,就指望一下能大幅缩短时间,这里面还是有个逐步建立的过程。因为时间跨度不算很大,孩子过渡的很顺利,也没有出现情绪问题。35分钟稳定一周后,再次把时间缩到30分钟,孩子同样适应的很快,有时甚至二十几分钟就吃完。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可以很稳定的把吃饭时间固定在25-30分钟左右,并且,闹钟一叫自动把碗送回厨房。整个过程,孩子适应很快,除了强化他完成目标行为后的表现,我连负增强和负处罚都还没有用就达成目标了。试想,如果孩子的基线数据是50分钟,但是如果忽略了要“逐步,循序渐进”的原则,妄想一下就达成30分钟的目标,这个过程肯定是很难实现的。

差别强化与正负增强,正负处罚

熟悉瑾心老师的家长一定经常听说“正负增强”“正负处罚”这些概念,尤其是关于如何有智慧的操练负增强,这是老师一直苦口婆心强调的。正面增强出现在目标行为之后,负增强可以理解为“逃避所恶”,负处罚可以理解为“剥夺所爱”,正处罚可以理解为“加诸在身上的痛苦,恐惧”瑾心老师在前两次的空中教学中重点讲解了这几个知识点。下面两个实例,就是我上完课后运用以上方法来介入孩子行为问题的记录。

 

案例1:

还是关于吃饭的问题,因为孩子手腕的力度,灵活度不够,吃饭的时候,一旦舀不起来菜他就习惯用手去碗里抓菜,如果我提醒要用勺子舀菜,他就用手把菜从碗里抓出来放在勺子上。上完课决定按瑾心老师的教导介入这个行为。

遵循DTT一次一个目标的原则,我的目标行为是要消除孩子用手去碗里抓菜的行为。就像上面举例介入他吃饭时间太长的问题,他用手抓菜的行为是同时存在的,但是要把这些问题行为分开来,首先解决吃饭时长的问题,这个问题解决好了,才着手处理用手抓菜的行为。瑾心老师在教学中一再强调:我们不可能同时着手处理几个问题,因为DTT的原则就是一次一个目标。所以这次的目标就是解决孩子吃饭用手“在碗里”抓菜的行为。这里特别打了引号的地方——“在碗里”。因为观察到孩子吃饭过程中,除了用手在碗里抓菜,有时候饭菜掉到桌上,他也会用手抓起来吃,掉到饭兜里面也会捡起来吃。这些目标细致分开,是预备之后要做的目标。眼下,唯一的目标就是“解决孩子吃饭用手‘在碗里’抓菜的行为”

第一步依旧是收集基线数据。观察孩子在半个小时内,没有任何介入的前提下,用手抓菜的频率大概是10次左右。再一次使用瑾心老师教过的“shaping”的概念。最终目标是通过逐步塑造的办法减少孩子用手抓菜的行为,直至该行为消失。

我无法要求他一下子在30分钟内把频率快速降下来,所以还是用分段计时的办法,把30分钟拆成6个5分钟,用闹钟计时,每五分钟响一次,如果用手抓菜就在白板上打一个叉,如果五分钟到了,没有用手抓菜,那么就画一个圈。如果超过8个叉今天的外出活动就没有了。这里还需要解释一点,我的孩子已经提前被教导“圈叉”的意义,“圈”对应好的事情,“叉”对应不好的事情。之前在玩一些小游戏的时候他已经精熟并泛化这个内容。我并没有提前告知他如果达到目标后的正面增强物是什么,我心中一早就预备好了如果他可以行出正确行为,就拿他最喜欢的外出活动做意外惊喜奖励给他。

第一天的介入并没有特别顺利,在吃饭之前跟孩子讲明了规则,虽然他都答应但是真的一开饭老毛病就来了。当他又开始抓饭的时候,外婆去白板上画了一个叉,他就生气了,一直喊要擦掉,甚至还冲过去自己拿黑板擦擦掉,然后开始持续哭闹。第二天调整了策略,我让外婆不在白板上打叉,拿一张白纸,用黑色油性笔打叉,这样他擦都擦不掉了。果然他抗争的非常激烈,但是我相信经过第一天的操作,他已经建立了一个新的链接:用手抓饭=打叉。在他的认知里面觉得打叉就是发生不好的事情。虽然他哭闹的非常厉害,但是观察到他抓菜的频率开始下降了,他要逃避被打叉的事情,负增强开始起效了!第二天的操作还有一个老规矩,吃饭时间30分钟,就算因为被介入用手抓菜而发生哭闹行为耽误了吃饭,时间一到饭碗照样收走。第三天继续,孩子明显行出了调整行为,当他偶尔想用手去碗里抓菜的时候,自动立刻缩回来,说不要打叉,“差别强化”又用上了,我们立刻夸奖他“对,你非常棒,没有用手到碗里抓菜”。吃饭过程中,他偶尔用手捡起掉在桌上的饭粒,这是我的另外一个目标行为,遵循DTT一次一个目标的原则,我当下要处理的是孩子从碗里抓菜的行为。所以我并没有因此又给他打叉。

介入执行了三天,包括早中晚三餐都可以拿来操练,很快收到了显著效果。抓菜的行为发生频率基本降到了零。第四天已经不用再出示白纸和油性笔,在吃饭的过程中,持续夸奖他没有用手抓菜的好行为。等到孩子按要求吃完饭后,我给了他一个很大的surprise:带他出去玩卡丁车。当他很开心的玩了卡丁车后带他去吃芋圆,我的小心机就是观察他是否在外面不可控的环境依旧能独立行出这个能力。在这半个多小时里,我坐在孩子的对面,没有语言提示,没有手势,没有辅助,也没有示范,他吃他的芋圆,我吃我的牛奶冰沙。他全程都没有用手抓食物,非常自然地就通过了一个不经意的小考验。

当他已经完全达到这个目标行为后,还有一连串的后续效应:用手从桌上和饭兜里面捡饭菜的行为减少了,以前因为总是用手抓,导致他不懂得要把嘴巴接在碗边吃,一顿饭过后桌上,地上掉落很多饭菜。但是当把“抓菜”这个问题处理之后,漏饭漏菜的事情自然而然就一并减少了。并且我们教会了他另外一个技能,就是在舀不起来菜的时候要懂得向家人求助。整个介入过程中,运用了瑾心老师教导的“正负增强”“负处罚”“shaping”“差别强化”,这些方法交错使用,并且遵循DTT一次一个目标的原则,最终才可以达成目标。老师讲过,DTT的行为介入最晚一个礼拜就要看到效果,很多人觉得不可能,事实证明,只要正确操练介入方法,这就是可能的。

 

案例2

我家小朋友在上早教的时候,无意间撞倒了一个小朋友,对方反应很大,元昊看到他反应这么激烈,觉得很好玩,他认为这个就是社交回应,于是持续去推他,对方反应更大,结果更加强化了他推人的行为。回到家后,他对着外公继续这样的行为,还边推边笑,我告诉他这样没礼貌,他也不听。情况发展到这一步必须要介入了。当天晚上我立刻用他的照片编了一个社交故事,所有语言用他精熟能理解的词汇表达,在故事中,我讲了因为推人导致的后果,也讲了想要跟人交往时的正确替代行为,结束后让他自己思考要不要去推人。

社交故事讲完了,但是行为问题还没有解决。瑾心老师一再强调社交故事不教导产生一个新行为,接下来还要预备好正负增强来处理这个问题。第二天,元昊在晚餐后果然又开始推外公,边推还边笑着说不能推。我立刻跟他说,你过来一下。然后把客厅的三个塑胶椅叠一起,让他站着不动就这样抱着。这三把椅子对他来说还是有一定重量的,才抱了几秒钟,他就说太重了,不要抱了。我说你是想跟外公好好玩,还是过来抱椅子?元昊回答说我想跟外公好好玩。我说好,如果你推外公,就过来抱椅子。元昊就乖乖回去了,中途他试探性想故伎重演,眼看他手刚要伸出去,我就说你想抱椅子是吧。他立刻就缩回去了,还跟自己强调“推人就要去抱椅子”。之后这个行为再都没有出现,当他再回到早教中心遇到同学,老师怕他这个毛病又冒出来,还专门跟他讲应该怎么做时,元昊自己立刻说推人是不好的,不能推人,他再都没有推同学了。

这个介入策略建立了一个新的链接:只要推人就要去抱很重的椅子。瑾心老师之前讲过,操练一个有智慧的负增强,两个选择其实都是家长要的,而且都对孩子有好处,一个是当下家长想要行出的目标行为。另外一个就是孩子需要练习,但他想逃避的行为。一个孩子要先经历过处罚才会懂得负增强元昊的上肢力量发育一直比较落后,像投球,扔沙袋,飞镖,飞盘这些活动都不太会。但那是作为男孩子预备融合的玩耍技能。提高上肢力量就是他需要练习的目标,根据当下的环境,利用身边触手可及的椅子来做负增强就是最迅速有效介入的方式。而我的目标行为是要他能用正确的方式跟外公相处。两个行为选项,不管哪一个都是我要的,并且对他都有好处。最终孩子行出了我要的目标行为。

瑾心老师给我们展示过一个图表,并且详细解释了如何根据孩子喜欢的和不喜欢的东西,交错使用正负增强和正负处罚,最终目的是增加期待行为,削弱不要的行为。通过以上的两个案例也证明了,我们介入孩子的一个问题行为,很难使用单一手段就达到目标,而是需要交错使用这些策略来执行介入。

 

注意观察行为问题背后的沟通动机

瑾心老师强调家长不要一直只关注行为问题本身,更重要是观察孩子行为问题背后的沟通动机,孩子为什么会用这样的行为方式来表达,他的意图在哪里,如果我们永远只是急于要消灭这些行为问题,却忽略了孩子的沟通动机,其实我们并没有真正的解决这个问题行为。作父母的,最重要就是要控制自己的情绪,保持清醒的头脑去观察分析孩子的动机到底是什么,家长永远不要在愤怒的情绪当中管教孩子。

还是说回我家小朋友,我第一次从杭州听课回来后发现他变得非常易怒,稍微不顺心就发脾气哭闹。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孩子的服从性会突然变得这么糟糕,根据以往表现应该不至于到这种程度。是不是家里长辈没有按我的标准正确规范他的行为,于是我决定要着手处理这些行为问题。介入了两天,各种策略都执行了但是收效甚微,直到第三天,外婆才想起来告诉我原来孩子前两天发烧了,病还没有好彻底,加上我离开了两天,他一直很焦虑,我回来后又继续给他高强度的一对一,多重原因叠在一起就彻底爆发了。接下来的几天,我不刻意给他做一对一的个训,减小了心理压力,多在自然情景中做疏导,一边观察他的身体状况,一边观察他的情绪起伏,大概两三天的时间,他就恢复到日常状态了。

我以前很容易陷入硬碰硬的尴尬局面,死盯着孩子的问题行为不放,却忽略了他的沟通动机,刚好这一次从杭州听课回来,用老师教导的方法终于成功解决了这一问题。根据这次的经验,以后再遇到孩子的行为问题,第一反应不是急于消灭行为,而是要沉下心,冷静去观察分析动机。

 

辅助撤销

这是我做的最不好的一块内容,瑾心老师严厉批评了我在教导孩子的过程中没有仔细思考辅助撤销的问题,所以才导致很多时候孩子一直依赖提示。而我犯的最严重的错误,就是因为过度提供肢体辅助,导致孩子出现行为问题是为了寻求“我的同在”。

辅助层级是逐渐提升的,老师建议不要轻易使用身体提示,如果使用了,就要在一开始预备好如何撤退。我的孩子在早教上课一度因为依赖我的身体提示而出现故意性行为,目的就是寻求我的眼目注意力,后来跟早教老师沟通后,运用正负增强的策略,才终于从里面撤退出来了。这是我的教训,只要是提供辅助,就要把辅助撤退纳入到计划表内,不然我们的孩子如何行出独立性呢!

 

其实老师教导的内容还很多很多,我无法一一呈现出来,最后,再次非常感谢瑾心老师给了我两次机会可以去上空中教学,虽然只有两次机会,但是真的收获巨大,学习的目的就是要学以致用,利用这两次课学到的内容,我已经成功介入了孩子很多问题,我不太会写专业的学术性文字,仅以我孩子实际发生的案例来告诉各位我从空中教学所得的收获,再一次感恩,感恩我的孩子让我蜕变,感恩家人朋友给我的支持,感恩瑾心老师一直以来无私给我们所有人的谆谆教导。

各位家长,我们一起加油!

 

------------------------------

(by  瑾心)

我挑学生,所以我的学生不多,
是因为我要记住我的学生。
是因为我为每一个学生有量身订作的教学计划。今年七月,
元昊妈妈给我的资料,
我观察出她已经积极的进行桌面一对一的教学,所没有被正确装备的,就是 DTT的行为介入和策略。

这一篇文章的分享,
很清楚的用实操分享了第一堂跟第二堂课的重点,DTT 行为介入的操作系统。

ABA 强调的是behavior modification ( 行为修正),如果你认为孩子是在ABA 的教育环境,但教学却一直停留在桌面认知的训练,除了食物贿赂、或用搔痒、玩具得到孩子暂时的眼目注意力。真相是,一个有照的 BCBA治疗师该有的理论临床进行,从行为分析到替代行为的应用(ABA), 根本还没有开始执行。

ABA,  着重的是行为的改变(B), 所有的正负增强和正负处罚是交叉纵横的灵活使用。

如果有人跟你讲,我们不鼓励处罚孩子,也不碰负面增强,你就好好思考 ABA 是从美国来的教育系统,美国人的教育观是不体罚孩子的,所以跟你讲这话的人,他对 ABA 的认知和理论本身就有问题!

如果你听了很多的 ABA讲座,
如果你用力的教桌面教学,
现在面对孩子的行为问题,
却不知 ABA 如何 改变行为,
这是一篇你必读的文章!

DTT, 
面对孩子是从他的行为修正(behavior modification) 开始介入,并且一个星期要能看到改变!

绝对不是市面上告诉你要等一年,因为过了一星期,孩子的行为没有改变,执行的专业就必须进行深度并重新认识行为分析的功能。

因为,
没有听从行为,就不可能有好的学习行为。

没有自主的调整行为,就不可能开始正常的社交融合。 

没有顺服的眼目注意,就不能成为一个良好的聆听者,就更难启动有功能的社交互动!

这是强调配合教学,大量贩卖玩具、绘本的教育中心,不敢让你知道的真相!


瑾心老师DTT行为介入策略第一阶段课程已在百度传课上线。电脑端链接 手机端链结 

安卓手机可下载百度传课的APP,搜索“瑾心”或者“自闭症觉醒”可以找到本课程。可以离线缓存,随时随地可以收看本课程内容。

苹果手机暂不支持APP内的课程搜索和购买,请通过电脑端购买或者用手机浏览器购买,之后可以在百度传课的APP我的课程中收看,也可以离线缓存,随时随地收看。

分享到您的社交平台:

评论: 1 条 访客:1 条, 博主:0 条 查看引用: 0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