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版DTT 功能行为分析 中文资讯

当反ABA成为了时髦,家长怎么办? (By 美国小丫丫)

专业报道 2016-09-06 4373 0
本文为《自闭症觉醒》版权所有,未经允许,抄袭必究。转载请注明出处。

当反ABA成为了时髦,家长怎么办?

2016-09-04 美国小丫丫

导    读

经过极端神经多样性运动拥护者的鼓吹,一些对ABA一知半解的“砖家”指导,以及学术界或者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强化, 反对ABA似乎成了时髦。  少数的极端神经多样性的拥护者不能代替整个自闭症群体, ABA也不是专门为自闭症的干预教育而设定的,说ABA刻板残忍的人 ,完全忽视了ABA的发展。 不能否定在自闭症的机理尚不明了,医学上还没有突破的时候, ABA是目前对自闭症儿童教育最有效的干预方法。 家长们不能因为追求时髦而盲目的反对ABA,不能因为轻信他人而感到迷茫而耽误孩子的干预时间。
640

前    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反对ABA在自闭症领域成为了时髦。

641

2016年8月10日,以传播自闭症领域新闻的网站,https://spectrumnews.org/features/deep-dive/controversy-autisms-common-therapy/发表了科普作家,Elizabeth DeVita-Raeburn的专栏文章《关于自闭症最常见疗法的争论》,随后被大名鼎鼎的《大西洋月刊》转载,随即引起了巨大的争论,以致该杂志在转天综述了争议的焦点问题。 这个文章在国内的一些微信平台翻译或部分翻译而传播,同样引起了许多的争议。 我想作者的本意是展示争议所在,但是却在一定程度上歪曲了今天对应用行为分析(ABA)的理解,从而给了ABA反对者们提供了理论基础。

在文章中,作者将ABA描述为Lovaas早期对ABA的探索性研究,因而在文章作者看来, ABA具有以下特质:
642

由于许多的原因,尽管大家都在用ABA,但是,近年来,特别是神经多样性运动以来,反ABA几乎成了自闭症社区的一个时髦。 由此在家长中造成许多的误解,许多的迷茫。 问题是:没有ABA,家长怎么办?孩子又何去何从?在这些反对者中,大致有三类人:

1.  极端神经多样性运动的拥护者

2.   对ABA不甚明了,却自以为是的砖家

3.  为了宣传自己主张的方法而必须反对ABA的个人与群体

本文的目的不是为了讲解ABA的原理和方法,而仅仅是揭示一些ABA的基本常识,澄清一些不准确的认识,消除家长们的迷茫。

反对ABA的极端神经多样性运动的拥护者承认并接纳神经多样性应该说是社会的进步,但是极端神经多样性运动的拥护者们可能走的有点太远,他们几乎反对一切干预,一切治疗,ABA当然是首当其冲的。

643

在我们的公众平台的早期文章中介绍过神经多样性(参考苏宸博士的文章:关于神经多样性的思考)。 神经多样性概念由几位高功能自闭症患者提出,旨在呼吁社会对自闭群体的包容和尊重,以及对自闭者在某些特定领域的才华予以肯定。然而,很多激进的神经多样性的活动人士,却在此基础上强烈反对对自闭症行为的干预,认为存在即合理。他们同样强烈的反对对自闭症的科研,认为以预防和治愈自闭症为目的的科研是对自闭症患者的毁灭。由于世界对神经多样性的认可,少数激进的神经多样性的活动人士提出反对ABA,也就成了时髦。

我们不反对神经多样性,我们尊重每个患者,和所有人一样,都是有价值的存在。我们的社会应该有更多的宽容和支持来接纳每一个自闭症患者。少数的极端神经多样性的拥护者,不能代表整个自闭症群体。

但是。我们反对以尊重神经多样性为借口,对各种科研努力和干预方法的攻击和诋毁。诚然现在还没有任何的药物能够治愈自闭症,但是科研的成就让人类不断的接近真理,从而最终找到治愈的方法。目前,瑞德(Rett)综合症和脆性X 的临床药物正在进行,甚至自闭症核心症状本身也有药物进入临床(参考小褚博士谈自闭症的治疗——催产素与自闭症)。特别是有少数阿斯伯格和高功能的自闭症人士,认为对自闭症患者的干预,对自闭症的科研就是对自闭症的消灭,强加反对。  其实,在自闭症患者的人群中,他们不是大多数,他们也不能代表所有的自闭症患者。他们就代表不了《Finding Kansas》一书的作者,一位典型的阿斯伯格患者,Aaron Liken。就在前几天的一次公共演讲中,在被问到是否反对ABA的干预以及为什么有阿斯伯格患者反对时,Aaron的回答是, “不,我不反对,ABA是有科学依据的干预方法。你知道,我们阿斯伯格的人,非常容易反对一切的”。  当然他也是一家之言。  还有许许多多程度稍微严重,不会站出来为自己争辩的患者,极端神经多样性的拥护者也代表不了。  一个本来有潜力读懂交通规则,认识饭店的菜单,但是没有自主学习能力的孩子,难道为了尊重神经多样性,尊重自闭症患者的个性,而放弃对孩子的教育,让他一辈子成为文盲吗?难道为了尊重神经多样性,尊重自闭症患者的个性,而听任孩子的问题行为发生,让他自残或者攻击别人吗?难道为了尊重神经多样性,尊重自闭症患者的个性,而让孩子四处游走,最后发生走失的危险吗?显然,我们无法放弃对孩子的干预教育,家长无法放弃对自己孩子的干预教育。

对孩子的干预,大家都是希望让孩子回归正常,但是不是说让他们的行为举止与正常的人一样,而是让他们能够正常而又尊严的生活在社会中。

644

当然,“正常”是一个虚构的定义,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点“不正常”,比如近视眼,比如个头过高或者过矮等等。  如果反对干预教育,在我们强调融合教育的时候,一个有攻击行为的孩子,怎么能够让他们融合进去呢?一个还不会写自己名字的孩子,怎么能和背唐诗宋词的学究型孩子玩到一起呢?

许许多多的事实证明,ABA是一种有效的教育方式,是对自闭症患者的有效干预措施。 ABA可以有效地教育孩子在家庭,学校,社区等等进行交流,适应,独立的生活。 ABA可以教会他们生活技能,从而更有尊严的生活。 让社会更好的接纳,尊重,理解他们,这才是神经多样性的主题。

在Elizabeth文章中采访的经过ABA训练而能够交流,能够在学校正常学习的患者Raid。  他承认ABA帮助了他,却也反对ABA的干预。  想象一下,如果没有ABA的方法对他们进行干预,他能够进入学校学习,能够接受作者采访么?  当他反过来谈论ABA的伤害时,就像病痛的人吃完药,不痛了,反过来告诉其他病痛的人说,“我本来不应该吃药的,药的副作用太大了。" 那你让还在病痛的人怎么办,让照顾他们的人怎么办。我们一直认为,自闭症患者的智商并不一定比一般人低。但是,一块璞玉,也需要雕琢才能成为一块有价值的玉。 通过教育,让孩子能够以自己的方式成长为对社会有用的人,这怎么就会有错呢? 比如NBA球员,都是有天分的,他们同样需要不断的训练,方能达到他们所能达到的高度。

ABA对行为的干预,不是消灭行为,不是消灭患者的个性,行为不可消灭,个性也不容抹杀。 相反,ABA对行为的干预会让好的行为会发扬光大,不合适的行为会被一种合适的行为所代替。 试想一个通过打人来达到交流目的的孩子,和一个通过礼貌的方式来回答问题的孩子,谁能够生活得更有尊严呢?

对ABA不甚明了,却自以为是的砖家645

ABA是一门科学,有其复杂性,ABA应用于生活的每个方面,其实也挺简单。 但是,有许多人不去努力了解ABA,或者道听途说了一些ABA的原理方法,看见反对ABA成为时髦,也就跟着一起反对。

不去努力了解ABA而反对ABA的第一个理由就是,听说行为分析是从训练动物发展起来的,是刻板的,会把孩子训练成机器人。 有的家长就会说,“我可不愿意我的孩子被当作小猫小狗一样被训练”。 而一些“砖家”则说,“难道你想让你的孩子被当作小猫小狗训练吗”? 掷地有声言之凿凿。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当然不能够等同于小猫小狗,所以也不能接受ABA训练。  于是,反ABA在这个人群中就成了时髦。

丫丫爸爸不是行为分析师,也不是心理学家,但是,在大学里上自闭症课程的时候,也学过,行为分析学有三个层面,哲学层面的行为主义,基础理论研究的实验行为分析以及我们常说的应用行为分析。 实验行为分析很多实验是从动物行为开始的。 但是,应用行为分析是与之是不同的层次,对动物的行为分析与对人的行为分析,自然也是有许多的不同之处。

646

ABA从来不是,现在也不是专门为干预自闭症患者而设计的,ABA广泛应用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 但是在教育自闭症儿童中的确非常有效果。

标志着应用行为分析正式成为大众科学的是1968年创刊的《应用行为分析杂志》,而且杂志的创刊和早年采用ABA干预自闭症患者的Lovaas同学没有半毛钱的关系。经过近40年的努力,学界才发现,相对于其他形形色色的方法,ABA对自闭症儿童的教育特别有效。

647

ABA是行为的科学, 人类的生活,吃穿住行等等就是各种行为的综合体,都是ABA的研究范畴,ABA广泛应用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 在企业管理学中,还由此诞生了应用行为分析的一个分支,企业行为管理 (OBM),在许多大学里都有教授这个课程。 在公司的效益创新,系统分析和安全管理上发挥重要的作用。  曾经,Emery航空货运公司的一位销售经理EdwardJ. Feeney,运用行为分析知识,让他当时不大的公司每年多盈利200万美元。这个案例发表在1971年的经济周刊上。 在一些世界著名的大公司,比如雪佛龙,3M,Nissan等等都有广泛的运用。 因而,那些借口ABA像训练小狗一样,只训练自闭症儿童的说法是非常错误的。

在刑事司法领域,还专门有一本杂志,叫做,《刑事司法和行为杂志》。 翻开这本杂志,我们看到这种标题的文章:Applied BehaviorAnalysis for Criminal Justice Practice (应用行为分析在刑事司法实践中的应用)。 目前,除了自闭症教育领域,还很容易找到下面的杂志,都是在非自闭症领域的应用行为分析(ABA):

648

随便google一下,下面的这种文章随时可以找到,比如,ABA如何提高生活质量,ABA在社区活动中的应用等等。

649

这许许多多的例子,既和训练小猫小狗没有关系,也不是训练自闭症儿童,而是生活中的你和我的例子。

ABA在教育和干预自闭症儿童中,采用奖励和惩罚的措施,鼓励孩子的“好”的行为,改进孩子“不好”的行为。 一味专注于ABA的惩罚性原则,其实无视了ABA的发展。

在许多人的眼里,就如同Elizabeth文章描述的一样,ABA是残忍的。依据就是,在Lovaas早期的ABA实践中,使用了诸如电击一类的惩罚手段。 这其实和Elizabeth一样,有意无意的忽略了ABA的发展,纠缠于Lovaas早期的一些探索性实验。 在上世纪6,70年代,Lovaas的确使用了很残酷的惩罚方法,其中就包括电击。 但是,Lovaas一直在修正自己,在他1981年出版的《the me book》中,已经开始强调谨慎使用惩罚的方法。 整个应用行为分析领域也在修正, 1990年,Horner等人发表了里程碑的鼓励性行为支持干预原则的文章“Towards Technology of “Nonaversive” Behavioral Support” (“非厌恶"行为支持的技术)。 美国残疾人教育法同年也修订,明确规定在干预教育过程中,要用鼓励性的行为支持原则。 这些发展,这些进步,都被忽视了。

一味强调ABA的刻板,将ABA等同于传统的桌面教学(DTT),本身就是一种非常刻板的行为。  而实际上,DTT本身也没有刻板的标签。

所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就像Elizabeth的文章一样,纠缠于ABA的刻板,指出ABA没有在生活中教育孩子,指出ABA重复某一个指令,直到孩子掌握为止。 在DTT零失误率原则指导下,这种情况确有发生。 学校老师上课,学生没有掌握的知识,肯定也要重复。 但是,这种指责忘了ABA的两个重要原则, 一是,教育要尊重个体发育的差异,所以要制定个人教育计划 (IEP),第二,“在开始一个教育计划之前,必须有泛化的计划”。 泛化的意思就是同一个技能,孩子要在不同的环境中掌握和提高。  因而,即使是DTT本身,也不是刻板千篇一律的,也需要根据孩子的实际情况进行不断的改进优化,并且在其他生活情景中泛化。 当然,除了DTT之外,ABA领域还发展了许多新的方法技巧,更加强调在自然情景下的教育。 这些都是不可忽略的事实。 当然,还有人会说,我看到的ABA就是刻板千篇一律,那么很不幸,你看到的是挂羊头卖狗肉的ABA,不在本文的讨论之列。

为了宣传自己的主张而反,必须反对ABA的个人与群体

当然,也有人不是追求时髦而反对ABA的,这些人可能就是为了反对而反对。  在自闭症的病理病因还不甚明了,在医药上还没有大突破的时候,不排除有些是为了宣传自己所支持的某些方法而反对。

这种忽悠甚至有行骗嫌疑的行为不在本文的讨论之列,家长们必须有甄别的能力。  一位业内的人士说过这样的话,当全社会对正确的方法认识加深,资源足够的时候,忽悠行骗的市场应该会减少。

反对ABA的另一种形式,可能就是所谓学术界的“朋党之争”了。

做学术研究的人,经常会遇见这种情况,两个很严肃认真的学者,生活中都是超级好的好人,却会因为学术观点不太一致,互相掐架,老死不相往来,并进而在学术圈形成“朋党之争”。

ABA是一门科学,这种事情也会发生。 较早时候,两位语言行为大师,Skinner和Chomsky曾经也是互相不入法眼。  Chomsky写文章批评Skinner,而Skinner也写文章针锋相对地反击Chomsky。

据说Lovaas和Schopler的关系更是势如水火。  Lovaas在ABA的发展史上的作用自然不用多说,发展结构化教学的Schopler在自闭症的教育上,不仅是反对冰箱妈妈理论的旗帜性人物(见美国小丫丫的文章:自闭症的冰箱妈妈理论,一个荒唐的假说),更是在美国北卡促成自闭症教育进入义务教育范畴的开创性领袖。 在John Donvan和Caren Zucker关于自闭症历史的书中,对Schopler的早期探索性实验中有这么一个描述,David 是Schopler小组最早在1965年干预的一个问题行为严重的孩子。 几天下来,少有进展。 经过观察,Schopler发现David很喜欢吃甜食。 于是,在教育干预David的时候,只要David完成或者部分完成了指令,就给他一小块糖,几次下来,David的进步非常大。 这个其实就是一个典型的ABA案例。  另外,他们还几乎同时反对冰箱妈妈理论,而提出父母的参与是干预成功的关键。  然而,Schopler就是强烈的反对Lovaas的ABA, 这么两个大佬,被人描述成一生的敌人。 据说,Lovaas的性格不好,四面树敌,而Schopler是个好人形象。  在Lovaas发表了他的1987年的文章后,Schopler提出了尖锐的批评,而Lovaas也发文章进行逐条的反驳。  两人闹到开学术会议时互相进行人身攻击的地步。  据丫丫爸爸的一个朋友讲,即使到今天,Schopler的根据地,美国的北卡,ABA还不被广泛谈论,人人都谈TEACCH (结构化教学)。
650

当然,大佬们的争论归争论,丫丫爸爸相信我们大多数人在干预孩子时, ABA和结构化教学方式是融合使用的。 丫丫爸爸在大学的一位教授,甚至认为TEACCH应该是ABA框架下的一个分支。

基于这种原因反对ABA的一定不在少数,特别是学术界。  有一位在美国某大学读特殊教育学博士的朋友,主攻方向是融合教育。 据说,指导教授就常常私下里反对ABA,还鼓励学生去考BCBA,这样能够从内部批评ABA,像搞特工似的。  当然,我们无从知道,教授反对ABA的什么,也非常幸运的是,不见教授的公开反对,否则,一定会让很多家长迷茫,很多家长被误导。

结束语
无法否定,自闭症儿童的教育是一个复杂的问题, ABA虽然非常有效,但是肯定不能解决全部的问题。 迄今为止的ABA实证的科研论文也是只有不超过50%的成功率。 以ABA为基础的教育干预肯定不是自闭症儿童教育的全部内容。  然而,同样无法否定,在目前的情况下,在自闭症还无法在医学上突破的情况下,ABA是当前科研证据最充分的干预方法。 如果其他方法不是明显的骗人,能够解决孩子的某些问题,试试也无不可。 但是,当各种各样的人为了各种各样的原因而反对ABA,并且让反ABA成为时髦,这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做法。

时髦的反ABA运动,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只能给自闭症社区,给家长带来更多的迷惑和苦恼,浪费孩子的成长时间。慎重慎重!!!

往期相关文章推荐阅读

苏宸博士:关于神经多样性的思考.

美国小丫丫:自闭症的冰箱妈妈理论,一个荒唐的假说。

苏宸博士:感统训练靠谱吗?

美国小丫丫:RDI,成功的干预方法还是成功德营销策略?
参考文献
https://spectrumnews.org/features/deep-dive/controversy-autisms-common-therapy/

https://www.iidc.indiana.edu/pages/Lovaas-Revisited-Should-We-Have-Ever-Left

http://www.theatlantic.com/notes/2016/08/to-what-extent-should-we-train-autistic-kids-to-be-normal/495650/

http://www.nybooks.com/articles/1971/12/30/the-case-against-bf-skinner/

https://spectrumnews.org/features/deep-dive/controversy-autisms-common-therapy/

http://cjb.sagepub.com/content/7/2/131.abstract

Horner, R. H.,Dunlap,G.,Koegel, R. L.,CArr, E.G., Sailoer, W.,Anderson, J., Albin,R.W., O’Neill,R.E.(1990). Toward a technology of “nonaversive”behavioralsupport. Journal of the Association forPersons with Severe Handicaps, 15, 125-132.

Donvan, J; Zucker, C. In a Different Key---The Story of Autism Crown Publishers, 2016。

分享到您的社交平台: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