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版DTT 功能行为分析 中文资讯

TOP O.Ivar Lovaas洛瓦斯——自闭儿应用行为分析和干预的先驱

专业报道 2016-01-02 15360 2
本文为《自闭症觉醒》版权所有,未经允许,抄袭必究。转载请注明出处。

(by多妈)

摘要:O.Ivar Lovaas(1927-2010,以下简称Lovaas) 在自闭症领域突破性的研究和实践,为改善自闭儿及其家庭的生活贡献了毕生的精力。在19世纪60年代,他率先将ABA(应用行为分析)用于干预自闭儿。1987年他发表的研究中表明,经过早期的密集ABA干预,47%的孩子获得了戏剧性的进步,恢复到“正常的功能”。也是从那开始,人们才渐渐的相信自闭儿也是可以被教导的并最终能独立生活和学习。Lovaas还积极的通过发表干预手册、教学视频以及公开的演讲广泛的传播ABA,作为一名热情的老师和专业的导师,他更是鼓舞了很多学生和同事投身到ABA和自闭症干预的领域当中来。

Lovaas出生在挪威,1950年移民到美国,并于1958年在华盛顿大学获得了心理学博士的学位。并在之后的3年里在华盛顿大学儿童发展研究所任助理教授,也因此接触了ABA的先驱Sid Bijou, Don Baer, Mont Wolf, Todd Risley, Jim Sherman等人。1961年他接受了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心理系的助理教授职位,从此,开始了他近半个世纪在自闭症领域的职业生涯。一开始他的研究是如何教导语言发育迟缓的孩子学习语言以及观察语言对于社交互动的影响,在这个研究中,他找到了一个针对自闭症孩子的诊所,也是在那里,他组建了自己理想中的团队。

从1964年起,Lovaas和同事们开始设计一套综合的方案来干预自闭儿,最初的整整一年里,他的研究室只有一个叫做Beth的自闭孩子,Lovaas和他的学生每周5天,每天6小时的和Beth在一起,后来Lovaas也承认,在那段时间里,他和Beth相处的时间比在他自己孩子身上花的时间还多。也因为如此密集和近距离对自闭儿的观察,他研究出一套测量多种行为刺激的系统,并且使用单一被试实验设计来检验干预方法。

尽管Lovaas总是强调正增强。他也赞成使用厌恶刺激。他曾在60年代对危害生命的自伤和攻击行为采用低频电流刺激,以及70-80年代对于一些生命危害不大但仍然比较严重的问题行为、在家训练的自闭儿采用拍大腿的方法。即便是最可怕的行为,也在厌恶刺激下迅速的降低——证明了自闭症孩子对于结果是敏感的,这也见证了快速和有效的干预是关键的,可以让自闭症的孩子不再在受限的医院中,而是可以回到他们的社区。到了80年代末,非厌恶刺激的干预变得成熟和成功,他便停止使用厌恶刺激。但是由于他在很多年里赞成并使用厌恶刺激,也成了他的学术遗产中极具争论的一部分。

1973年的研究报告

在1973年,Lovaas和他的同事发表了第一份自闭儿ABA干预长期跟踪的报告Lovaas总结了自1964年以来研究的成果,也同时反省早期干预方案设计上的重大错误:

“第一次综合干预研究工作始于1964年,当时我们设计方案上有很多错误

首先,我们将孩子的教学地点由自然环境移至结构化环境中,藉此希望孩子不再有分散注意力的刺激,从而使教学更容易。

其次,我们原本希望1年的一对一密集教学(2000多个小时)应该是足够的,而且干预效果能一直持续。

最后,我们专注于语言开发,因为我们原本希望对于一些未被干预的行为,语言能起到最关键的促进和改善作用。

然而所有的希望都落空了。 ”

(遗憾的是,这些错误时至今日仍在国内99%的机构重演。)

大多数接受干预的自闭儿停止干预后又退步到了干预前的样子,失去了已习得的语言、社交互动和游戏技能的时候,这是多么让人心碎。Lovaas和他的同事一起对干预方案做出了调整,其中包括他们开始在学龄前儿童开始早疗,把他们的父母包含在干预计划中,并且在家中进行干预而不是在机构的环境中。

“ 首先,我们发现在最小的孩子1973年的研究中取得了最大的进步。

第二,我们知道干预的具体情境会影响疗效。所以我们将治疗的地点由医院或诊所移至孩子们的家里和其他日常环境中。

第三,对于大多数甚至是所有的行为,在反应泛化以及因此而设计的干预上,我们只发现了有限的证据。

第四,我们懂得了父母可以成为熟练的老师,在促进和维持治疗成果方面可以父母可以成为最好的盟友

第五,我们给大部分孩子提供2年或2年以上的密集疗育时间,教导孩子们与正常儿童发展友谊,并力图在这个水准上继续治疗。这样的安排更类似于像正常儿童一样从环境(父母、同伴)中学习,从早到晚,包括假期。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通过70年代的研究,我们拥有了一个以大量数据为基础的流程,通过这个流程,我们的干预方案扩展到由数百个独立教学组成。”

1987 UCLA 幼儿自闭症项目

之后,Lovaas就停止在诊所的研究,而开始了他的基于家庭的干预项目——UCLA Young Autism Project (加州大学洛杉矶校区的幼儿自闭症项目,以下简称YAP。2004年Lovaas退休后该项目停止,所有的研究转至Lovaas Instutution继续。)

1987年,Lovaas发表了著名的研究报告,报告中实验组的19名自闭儿干预前的智商平均为53,大多数没语言,都有严重的语言会意的缺乏,没有适龄的玩具游戏技巧,所有的孩子都有严重的发脾气、重复固执性和自我刺激行为。所有的孩子接受训练时的年龄都在4周岁以前。经过2年的密集在家,一对一、每周40小时以上密集干预后,平均智商达到了100,其中有9名孩子进入了普通学校一年级上学,比例达到47%。相比之下,控制组的干预前情况相当的19名孩子,每周只接受平均10小时的ABA干预,2年后只有1名孩子进入正常班,其他18名均留在特殊教育班。

Lovaas挑战了当时普遍以为的自闭症即使经过训练能学会一些独立的技能但仍然终身存在障碍并和社会孤立的观点。这篇论文引发了激烈的争论。有人称赞这是突破性的研究,而另一些人则强烈的批评这种干预方法,并且认为把孩子身上最积极的成果形容为“功能正常”太夸张。甚至有人怀疑其数据的真实性。

1993年,Lovaas在1987年研究的基础上与McEachin等共同发表了一个长期的跟踪研究报告。此报告中,跟踪了1987年研究中进入正常班的9名孩子,有1名孩子退步留在了特殊教育班,而当时进入特殊教育班的10名孩子中,有1名进入到大学的正常班,其他仍在特殊班。并且这些孩子的智力一直持续的发展,并且数位不知道1987实验分组的心理学家和老师完全无法从同龄人中分辨出谁是接收密集ABA干预成功的9名孩子。而1987控制组的孩子,唯一进入正常班的那名孩子也因退步又回到了特殊教育班。

从60年代早期开始,Lovaas就试图提供每周30-40小时的一对一的密集训练,远高于当时人们普遍认为的。这样做,他也借鉴了19世纪一些特教的做法,特别是Jean Marc Gaspard Itard,在教导著名的狼孩Victor时,Itard几乎一整天和Victor在一起长达数月。但Lovaas是第一个将此密集度作为训练的标准的一部分。批判者担心如此长时间的干预对孩子和家庭来说都负担太重,特别是当Lovaas在YAP项目时用在学龄前儿童身上。他们也质疑是基于什么可靠地数据来决定40小时/周的量,为何不是20-25小时/周。尽管当时没有客观的证据来反驳这些批评,Lovaas却越来越坚持,同龄的普通孩子一整天都在各种活动中学习,如果要自闭儿“追赶”普通孩子,那么每周40小时是至少的。

Lovaas另一个创举是雇佣在校学生训练他们作为治疗师进入家庭实行干预。这是一项大胆举措,最后结果显示,使用这些学生是一个非常明智的方案,解决了如何招募如此大数量的聪明的又有积极性的人来完成40小时/周的项目。这项策略现在在ABA干预项目中已变得司空见惯。

Lovaas非常谦虚的说他的成就要归功于他的导师和其他的先驱研究者。比如,他寻找有效干预法的热情和毅力受到了B.F.Skinner的鼓舞。Lovaas的直接观察法系统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Don Baer和Sid Bijou和其他一些在华盛顿大学的ABA先驱们。他的关于前因和结果的分析受到了诸如Ted Ayllon以及Israel Golddiamond的强烈影响。他使用了离散回合,一种高结构化一对一的教学,也借鉴了Mont Wolf 和 Hayden Mees 最初在1964年发表的报告中的研究。然而Lovaas却是第一个把这些独立的活动综合起来形成一套训练方法并且经过严谨的实证验证的ABA干预方法。

如果只是将Lovaas等同于ABA实在不足以反映Lovaas对于自闭症人群的卓越贡献。

在60年代,Lovaas帮助建立了家长互助组织——Autism Society of America (如今美国10大NPO之一)。他也强烈的支持自闭症孩子和成人从大型的机构回到家庭或者团体社区中。他甚至承接了一个大型的项目来支持这样的迁移,通过建立指导小组实施ABA的干预帮助孩子们进行转衔。后来,当很多孩子经过YAP项目顺利进入公立学校后,他也成了美国全纳教育的支持者。

Lovaas第一部推广ABA的录影制作于1969年,内容包括如何教导自闭儿语言。这个影片,后来和1988年的影片一起作为YAP的项目,向几代的在校大学生介绍了ABA干预方法。

1977,Lovaas出版了第一本干预手册教导治疗师和家长如何教导自闭儿学习语言。1981年,Lovaas出版了ABA 干预手册——《The Me BooK》并配有录影带,详细的叙述了如何用ABA进行干预以及具体的教学内容,使得ABA对于家长和治疗师来说触手可及,而不再是高大上的理论。后者在2003年有更新的修订版——《Teaching Individuals With Developmental Delays: Basic Intervention Technique》,内容更为丰富。

Lovaas陆续发表其他重要的研究直到近80岁。

尽管关于Lovaas的干预方法,至今仍有争论,但是谁也不能否认他对于提高自闭儿及其家庭生活,以及倡导自闭症人士应得的重视和尊重上的贡献无人能及。

If they cant learn the way we teach 

we teach the way they learn.

——O.Ivar Lovaas

 

参考:

瑾心(2015):从评估观察到ABA四大教学的必要认识

瑾心(2015):原来 醒是一个选择

Tristram Smith& Svein Eikeseth(2010):O. Ivar Lovaas: Pioneer of Applied Behavior Analysis and Intervention for Children with Autism

瑾心(2010):从Dr.Lovaas一生的研究,正确认识ABA

O.Ivar Lovaas(1987): The ME Book

O.Ivar Lovaas(2003):Teaching Individuals With Developmental Delays: Basic Intervention Technique

分享到您的社交平台:

评论: 2 条 访客:2 条, 博主:0 条 查看引用: 0

  • 请问the me book 的录像哪里能找到?    -49楼

    请问the me book的录像哪里能找到?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